日本央行祭出负利率,台湾还有降息空间

  • 2020-07-14
日本央行祭出负利率,台湾还有降息空间

日本央行出手,祭出亚洲第一个负利率,宣示救市的决心,营造反弹氛围。投资机会总在于反映过度的利空,以及未反映的利多,回补买盘仍有拉升动力。

今年以来(至 1 月 30 日),原油、中国股市「投降式」的大跌,拖累全球股市,VIX 恐慌指数最高一度来到 32,是今年「涨幅」最大的指数,但是比 2015 年 8 月中国股灾时飙到 53,或者 2008 年金融海啸的 89,又相对「稳定」。

市场 >>赚钱难、赔钱快
出现恐惧、还不到恐慌

另一方面,代表商品行情的 CRB 指数、布兰特原油,分别下跌了 5.4%、6.81%;美国十年公债殖利率跌破 2%,殖利率下跌 14.54%,代表美国国债价格上涨,资金往安全标的移动。整体而言,市场风险情绪上升,但仍有一定的抗压性,表现出恐惧、却还不到恐慌的程度。

股市表现以中国深圳 A 股最惨,今年以来至 1 月 30 日下跌 26.89%,上证指数下跌 22.65%,香港国企股下跌 14.69%,香港恆生跌 10.18%;台湾加权指数仅小跌 2.31%,这样的表现已经反映了台湾 2015 年 GDP(国内生产毛额)成长率仅 0.85%,为 6 年以来最差,且连同 2016 年第一季,将出现连续 3 季的经济衰退,即使如此,台股仍相对全球股市抗跌,也是大中华最强的市场。

在国内,大家觉得经济很闷,没有投资机会,难道外国月亮真的比较圆?一旦把钱搬到海外投资,才知道一样不好赚。国人投资海外基金,最喜欢新兴市场,但新兴市场近两年表现不佳,股、汇、商品市场三杀,大量资金外逃;过去稳定配息的高收益债,又以美元债为最大宗,美国页岩油企业、新兴国家商品企业违约后,高收益债价格大跌,有些基金的配息已经来自本金,不可不察;还有东南亚房地产,也得面临汇率贬值损失;中国股市更在一带一路、亚投行等大题材的吹捧下,自高点下跌了 50%;过去一年,因为日、欧央行持续 QE(量化宽鬆货币政策),日、欧股市的看好度也高于美国,但事实上,近来日、欧股市的跌幅,比美股更重。

赚钱难、赔钱容易,避免风险重于积极赚钱,投资报酬率的预期不断下降,已经是市场现况。然而,股市除了是经济的领先指标,在 2008 年金融风暴后,也成为吸纳大量 QE 热钱的蓄水池,股市、商品、高收益债市的消风,已经蒸发掉十几兆美元的市值,多过 QE 放出来的热钱,市值及财富的蒸发,商品、食物及能源价格下跌,令通货膨胀怪兽销声匿迹。

除了货币贬值的新兴国家,例如俄罗斯、阿根廷、巴西等进口物价暴涨,多数国家物价平稳,甚至下跌,加上实体经济需求不振,企业投资不足,例如美国企业近几年 EPS(每股纯益)的成长,主要不是来自需求成长带动,而是来自买回自家库藏股的财务操作──因为资金没有新的投资去处,买回库藏股后,EPS 反而上升,顺势推高本益比。

政策>>央行总裁爱说谎
只因超过市场预期才有效

当经济衰退、需求不足的氛围吹向市场,央行就必须出手,光是出手还不够,市场人士精得很──重要的是「市场预期」,被市场预期的政策无效,得超出预期的政策才有效果。欧、美、日三大央行是活生生的例子。2015 年 12 月 ECB(欧洲央行)下调存款利率 10 个基点,至 -0.3%,但因为宽鬆力道不如市场预期,结果欧元兑美元不贬值还升值;接着,美联準会升息一码,符合市场预期,市场反映平静无风。

今年 1 月 29 日,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宣布实施负利率,将商业银行未来存放央行的超额準备金利率,由原先的 0.1% 调降至 -0.1%,且表示,今后若有必要将继续调降,与他不到 10 天前才说「负利率不适合日本」,方向完全相反,让市场跌破眼镜,继瑞士央行后,又一个央行总裁说谎的案例!

日本负利率一出,日圆兑美元贬值近 2%,日本十年公债殖利率 0.08%,创历史新低。日经二二五指数上演大惊奇,先是大涨近 600 点,接着,法人传出负利率将使银行业存放央行利息减少 2,000 亿日圆,令日经一度下跌 270 点。最后日股仍大涨 476 点,指数上下震荡 800 点,反映市场如小鹿乱撞。

对照欧、美、日央行的动作,可知市场对政策利多、经济利空都有一定程度的预期,政府想要作多,只有超过市场预期的政策,才有效果,政策的效果在于「管理市场预期」后的结果。值得注意的是,日本是全球唯一有经验应付通货紧缩的国家,此次虽然只是局部实施负利率,会不会引起其他国家货币竞贬有待观察,但确实是为了预防通缩,不计一切代价要达到 2% 通膨率为目标。再从台湾经济连续三季陷入衰退来看,央行还有再降息的空间,台币也可能再贬值,兑美元汇率向 34.5 元靠近中。

机会>> 反映过度的利空
回补的买盘  是拉升动力

也就是说,经过 2016 年以来一轮大跌之后,日本央行出手,祭出亚洲第一个负利率,营造更宽鬆的货币环境,除了预示经济景气不好,也宣示央行救市的决心;布兰特原油距离底部已拉出 15% 空间,只有中国股市还在挣扎;台湾股市在 1 月 29 日站上 8,000 点,距离 2015 年低点 7,200 点也有一成的距离;更重要的是,这次杀盘重心的金融股,股价从底部拉开 10% 差距,成交量同步放大,已有打下第一只脚的味道,例如富邦金,在荷兰保险业 Delta Lloyd、中国IPO(首次公开发行)损失冲击下,最低曾跌至 34.7 元,但 1 月 30 日已经来到 38.2 元。

再看整个新兴亚洲市场,据统计,从 2015 年 6 月至今,外资已自新兴亚洲市场撤出 400 亿美元,今年以来,也继续卖超 80 亿美元,金额颇大,但是别忘了,今年 5 月 MSCI(明晟)还要将 14 家中国 ADRs(美国存託凭证)全数纳入新兴市场及中国指数。光是现在,全球基金持有中国相关股票,相较 MSCI 权值比重还是低了 240 个基点;2015 年第三季,只有低于权值 190 个基点,金融股被减码最多,从外资对中国的配置看,某种程度反映了市场利空,光是回补的买盘就有拉升的动力。

当然,中国在调结构的过程,一些产能过剩的钢铁、水泥、玻璃、金属业等,需要长时间的去化,旧经济中的电信、石油石化却有机会回升,石油製品是消耗品,总有去化的时候;电信股的中国移动稳定配息,也搭上新经济的基础建设潮流,走势一向稳定;至于金融股,确实看不清楚状况,但这是主权行业,中国也不可能放手让金融崩溃,从外资低估的情况,应有不少筹码是流向国家队手中。

整体而言,在 MSCI 纳入中国、基金持股比重较权值低估的状态下,包括指数、新经济股都有反弹的空间;新经济股还是以网路最有机会,例如外资一向支持的腾讯、百度,还有新上市的京东商城等;争议较大的是阿里巴巴,目前避险基金放空声浪四起,但是在 MSCI 纳入前,都还有回升的机会。

日本央行祭出负利率,台湾还有降息空间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资讯

推荐阅读

本周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