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因付出而有爱(下篇)‧夏学理家人扶持不离弃

  • 2020-07-24
生命因付出而有爱(下篇)‧夏学理家人扶持不离弃面对家人一个个患病、罹癌、离世,夏学理全程陪同,不离不弃。他说,他们一家三代一直住在一起,房子挤不下太多人的时候,他把客厅的沙发搬走,买了张大床取代。爸爸、姐姐和妹妹都离世了,目前房子内除了夏学理夫妇就只剩下妈妈、外甥、女儿。对夏学理来说,只要有家人的扶持,再大的考验,都能撑过。夏学理的已故作家妹妹夏学曼,在抗癌10年期间为自闭症的儿子写过一本书《一个癌症妈咪给儿子的遗书》,患癌后遭丈夫恶意遗弃的她,在巨痛中写给儿子美杰的10封遗书,充满着无尽的疼爱,希望此书可以代替未来可能不复存在的她,陪着儿子慢慢长大。妹妹走后,夏学理扛起照顾外甥的任务,更定期更新妹妹生前用心经营的部落格,记载外甥成长的点点滴滴。此回来马演讲的夏学理更特地为外甥美杰买了双球鞋。他说,现年15岁的美杰是个快乐开朗的孩子,他最爱就是跑马拉松,从不喊停,记者曾问他为何这样能跑?他说:因为妈咪会在终点为我加油!所以,我一定要努力地跑!"台湾师範大学教授夏学理家里7名至亲中有3人罹癌、1人中风,他说,他非常恐惧夜半响起的电话铃声,也很厌恶把医院每层楼都摸清的自己。“我5岁,就亲眼看着父亲在我面前忽然倒下的情景。那年的夏天,他好端端地带着我出门,回来后就全身再也动不了,我害怕不已,还记得那个夏天我哭着用厚被单盖着发抖的自己,那是我挥之不去的一个阴影,很小就体会了失去是一件多幺教人害怕的事"夏学理在家排行老二,上有一名大他3岁的姐姐,下有一个小他2岁的妹妹,父亲是政府驻日人员,母亲从事护理工作。他说,妈妈是宜兰人,爸爸是外省人,在台湾那个年代,这段婚姻是不被祝福的。“所以,为弥补父母的遗憾,我在他们结婚50週年时,特地为他们办了场婚礼,把亲友们都请来,希望多年后的今天,爸妈能得到大家的祝福。"谈起一个个经过病魔折腾,最终还是离开他的家人,夏学理全程泛红着双眼,只是谈到外甥和女儿时,才有了想掩也掩不住的笑意,夏学理和他的教学和处事一样,都是个充满温度的人。亲眼看着父亲倒下躲在被单里哭他的父亲:夏学理的父亲在他47岁那年一夜之间中风,全身动弹不了,眼看着如巨人般的父亲在他面前倒下的夏学理,发抖着把自己藏在棉被中,哭着睡着了。“我到现在都很记得那天的我发的一个梦,在哭着睡着的那个下午,我梦见自己见到了一男一女,他们告诉我,没关係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后来,我从老一辈人那里听说,那是观音和土地公,我也相信着,并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"他说,父亲中风后,母亲就扛起养家活儿的重任,为方便照顾父亲,她开了家很小的杂货店,把父亲安置在店后方,这样即能每天为父亲按摩和给予一切所需的照料。“父亲他有着超强的意志力,原本全身动弹不得的他,靠自己的努力下病情渐渐获得改善。他常强迫自己用左手来磨墨,我们看在眼里,都觉得很安慰很感动。"他说,父亲去世那晚,他加班授课,结果错过了见父亲最后一面。隔天,他在讲堂上告诉所有学生父亲昨晚在他们上课时去世,同学们当场和他一起流泪。母患强迫性精神官能症赴美治癒他的母亲:夏学理母亲在父亲中风后,独力肩负全家生活重任,身兼数职劳碌不已,也因为过度劳累,她患上了强迫性精神官能症。“母亲常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很骯髒,一天要洗澡数十次,严重时,妈妈曾把洗澡间反锁起来,然后把热水器调至最高热度,然后沖洗自己,洗至全身红肿后,才觉得自己是乾净的。"为治疗母亲,他带母亲去美国接受治疗。他说,母亲当年服用的是第一代的强迫症药物,还记得那时一颗药物为50元美金(约150令吉),一次治疗要100元美金(约300令吉),也从那时开始,他把父母都接到美国去就近照顾,原本在日本唸书的夏学曼也离开日本,转到美国继续学业。母亲的病情也在美国逐渐趋稳。“在妹妹和姐姐证实患癌后,妈妈后来也被发现患上直肠癌。还记得妈妈动手术当天是台湾光复50週年,我们兄妹就在那晚特别点了60盏大灯为妈妈祈福。当时还引来台湾媒体的关注。"所幸,妈妈最后撑过,目前状态稳定,可惜,就得眼睁睁看着两名女儿和丈夫相继离她而去。女儿选读社工系倍感安慰女儿夏宁:夏学理的父亲在47岁中风,前年离世,离开时已高龄90岁。他说,父亲半世人都躺在病床上,他离开前最挂心的,就是夏学理的19岁女儿夏宁的大学成绩。“一切都是天意,父亲离开后的隔年,也就是在他生忌那天,一大清早的七点,女儿跑来告诉我,她考上大学了!我激动地问她,考上哪间,她说是台大,我问她考上甚幺系?她说是社工系,我听完就马上掉泪了。"他说,女儿出生不久,就面对着身边亲人接踵而来的生命变故,夏宁选择社工系,让他觉得很激动和安慰。即使生命里有苦难与挫折,夏学理还是让女儿知道,可以如何以乐观的态度去面对,以及如何为家人付出关怀。对夏学理而言,并不寄望夏宁长大后成为艺术家,或是一定要有多大的成就。他真正在意的是,从小在她生命里就有那样的美好经验,等到她长大了,就会懂得用类似的心情去面对周遭所爱的人。姐姐头七化身斑蝶回家道别姐姐夏若绮:夏学理的姐姐夏若绮是继妹妹获证实患乳癌后,于2001年在日本做检查时发现罹患大肠癌末期,即返台接受化疗与手术。她当时因脑肿瘤压迫视神经,左眼因而失明,经过脑部手术后,留下后遗症,一年后就离世。夏学理跟我们分享一个经历,他说,就在姐姐离世的头七时,发生了一些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事。他说,头七当天他们从外返家,踏出电梯想打开家门时,就看到电梯的窗口处伏着一只紫色的斑蝶,奇怪的是,在如此封闭的空间牠是怎样进来的?妈妈看了一眼斑蝶,没说甚幺就走进了家门,而他则留在门外,走向了斑蝶。斑蝶停留在手指上话别“当我打开窗口想用手拨开牠时,牠动也不动,拨了第三次牠终于飞了起来,却不是朝窗外飞去而是朝我身体飞来,并停在我的手指头上。"夏学理再弄弄牠,牠就是不肯飞走,并且他感受到那种力量,斑蝶牠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指,并且注视着他。“我想起了姐姐生前最爱穿紫色衣服,忽然我感觉,牠可能就是姐姐,姐姐她捨不得我们,牠来向我们道别。"就在当时,他对着那斑蝶唱起一首童谣来,他说,那是他、姐姐和妹妹小时最爱合唱的一首歌,并且对着斑蝶说:“你是姐姐对吗?你上天堂去吧,在那里等我们,总有一天我们在天堂相见。"说完后,那斑蝶飞走了。而当他回过神来打开家门时,看到妈妈就站在门口掉泪,他告诉妈妈姐姐回来了,妈妈哭着点头。“当我坐下来脱鞋带时,忽然发现地上有份报纸,而那天摺半的报纸标题是:走了。"不管是真是假,但他和妈妈都相信,姐姐她的确回来过。妹逝前最放心不下儿子妹妹夏学曼:夏学理的妹妹夏学曼在2008年因乳癌病逝,留下一个被医生诊断患有过动自闭症的10岁儿子夏美杰。为了儿子,她乐观抗癌近10年,除了出版书籍鼓励世人、捍卫监护权而跨海打官司、藉由部落格网友力量为儿寻父,更让她撑过在看着偶像马英九登上总统就职的心愿,唯一遗憾的是,再也无法陪伴儿子。她为儿子而写的这本书《一个癌症妈咪给儿子的遗书》中,更写道:“最教我恐惧的,不是与癌共舞的痛楚,不是爱情烟灭的绝望,而是逐渐失去你的感觉。"这番表白,教人痛心不已。夏学理说,妹妹身高只有144公分,从小就是个非常自卑的孩子,后来去了美国,才觉得自己活得像个平凡人,更在那里结婚生子,一直都过得还算幸福。患癌遭夫遗弃致电向兄求助“直到1999年,她才知道自己患了乳癌,动完手术的半年后,我忽然接到她的求助电话,告诉我她丈夫走了,把她和孩子反锁在屋子里,孩子在哭,而她根本没办法下床。"夏学理之后就通过洛杉矶朋友报了警,再让警方把她和孩子救了出来,而夏学曼就坐着轮椅带着当年仅3岁的儿子返台投靠家人。“学曼后来得知丈夫原来是有了外遇,在她和儿子走后,丈夫更卖掉了屋子,还把钱都捲走了。但此时的学曼让我看到了很感动的一面,她内心强烈的母爱战胜一切,她没有怨恨更没有退缩,而是从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癌症母亲,蜕变成一个站在生命浪头上的勇气母亲。"为了儿子她选择坚强活下去,夏学曼在2006年曾出版《一个癌症妈咪给儿子的遗书》一书,担任由鸿海集团,永龄基金会与点灯製作单位举办之“让生命亮起来"环岛巡迴演讲讲师,以及在udn网络城邦经营部落格与网友互动良好,坚强的癌症作家,当时曾给多少人带来强大的正面能量。他说,在她有限的岁月里,她选择把所有对儿子的不捨和对儿子的爱记载在文字中,代替未来可能不复存在的自我,陪着儿子慢慢长大。并且也希望藉由《一个癌症妈咪给儿子的遗书》中要长大后的儿子,一定要原谅他的父亲。爱跑马拉松因妈咪在终点为我加油外甥夏美杰:外甥夏美杰现年已15岁,在夏学理的细心呵护下,是个快乐且健康的孩子。此次来马,夏学理在闲逛时,就特地为美杰买了一双球鞋,他满脸慈爱地说:“美杰很争气,没让学曼失望,不但能吹直笛,会弹夏威夷吉他,而且也曾在班上担任资讯股长,而他参加马拉松练习,而且数次完成长达21公里的半程马拉松路跑活动,是个充满活力乐观的孩子。"“这双鞋,是让他今年7月穿上去参与马拉松比赛的,我想他一定会很喜欢。"他说,美杰在跑马拉松时,是拚了命往前冲的,而且永远都不会喊累。“台湾媒体曾问过美杰,你为何这幺能跑?美杰说:因为我心里总是想着,妈咪在终点为我加油!"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13.03.28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资讯

推荐阅读

本周热文